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文明网肇庆站首页>>肇庆暖

愿“天下无拐” 肇庆志愿者爱心铺就宝贝回家路

来源:肇庆文明网  时间:2018-11-28

 

摸黑进村寻访 助被拐少年回家

——宝贝回家寻子网肇庆志愿者讲述助人寻亲的故事

江燕锋(左)、曾颖(中)和梁丽梅在小区巡访,寻找被拐儿童信息。西江日报记者 潘粤华 摄

  在肇庆,有这么一群特殊的志愿者。他们不计酬劳,用一份善心、一部手机、一台电脑,每天在海量信息中寻觅、比对、转发,与需寻亲的人们并肩作战,于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位走失的心头肉。他们,就是宝贝回家寻子网志愿者。近日,记者走访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肇庆团队的志愿者们,倾听他们助人寻亲的故事。

  六人团队义务助人寻亲

  宝贝回家寻子网肇庆志愿者团体的核心成员有6人。大家加入团队的原因虽略有不同,但帮被拐孩子找到亲生父母,助受害家庭骨肉团圆,是他们共同的信念和坚持。

  2010年,四会人江燕锋成为了一名宝贝回家志愿者,是众人中最早加入的成员。“我经常参加类似的志愿者活动,接触到不少失去孩子的父母,他们的心痛和悲伤,深深触动了我。”加上个人经历,这触动更为深刻,它驱动江燕锋要尽己所能,帮助受害家庭。“希望依靠众人帮助,让受害者的寻亲之路不再漫长。”

  队员孔令枝、梁丽梅和曾颖的加入初衷也是朴素简单,他们希望能帮到更多的受害家庭,于是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注册,成为了志愿者。

  肇庆团队的助人寻亲工作都是兼职的,服务全部免费,一部手机、一台电 脑,再加上少量的业余时间,就是工作所需。

  在宝贝回家广东QQ群里有3000多个成员,大家每天在群里转发寻亲信息,并根据内容将该信息发给特定区域的志愿者,让其帮忙寻找目标人物。如信息里提及肇庆的,就联系肇庆的志愿者,通过转发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,发动身边的人脉资源去寻找。除此之外,志愿者们平时外出时还会留意周围,特别在边远山区,通过外貌、口音等辨别可疑人物,以便能及时发现被拐孩子。

  “坚持信念,将心比心,随手转发。”江燕锋用一句话概括了团队的全部工作,“志愿者所做的只是举手之劳。”在他看来,自己的付出谈不上伟大,能帮到人就是最好的回报。

  四岁被拐 四会少年找回生母

  成为宝贝回家志愿者后,江燕锋曾帮到一名四会籍被拐孩子找到了亲人,这成为他人生中意义重大的事情。

  那是2015年9月的一天,正在医院照顾住院母亲的江燕锋,突然接到韶关志愿者苏凯歌的电话。电话里,对方提及了一条寻亲重要线索:在东莞樟木头镇的一间福利院里,他见到了一名叫李光的14岁少年,他声称来自一个名叫橄榄的地方,并说出了自己母亲的名字。

  苏凯歌马上上网查找,发现四会有一个橄榄村,于是联系了江燕锋。碰巧的是,江燕锋有同事老家在贞山街道橄榄村,于是接完电话的他,当晚立即赶到同事家中寻找线索。在同事母亲的口中,江燕锋得知10多年前,附近曾有一位小孩走失。

  “我判断,这名失踪小孩有可能是李光。”凭着老人家指引的方向,心里有底的江燕锋孤身开始寻人。那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,村里灯黑路暗,巷道错综复杂,狗吠声不时响起。在忐忑和期望中,江燕锋用最原始的方法,挨 门逐户拍门寻访。

  也许冥冥之中有注定。当敲开第二家的门时,里面的老人告诉江燕锋,李光家就在隔壁。“真是好幸运!村里巷子多,我选了中间一条开始寻人,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了,这是上天护佑。”怀着期许,江燕锋小心翼翼地敲开了这家人的门。

  开门的是一名头发花白、面容憔悴的妇女。江燕锋说明来意后,将手机里李光的照片给她看。一下子,这位叫谢伙的女人情绪激动了,大声哭着说:“这是我儿子!”

  但被巨大的喜悦击中后,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质疑。因为在寻找儿子的路上,谢伙曾被不少人欺骗,受创的心灵一次次被剖开践踏,她已裹上了厚厚的防护网。加上丢失儿子的第二年,谢伙的丈夫因伤心过度辞世,后来女儿外嫁,独居的她不敢相信,此刻是幸福来敲门。

  谢伙叫来叔伯亲戚,大家纷纷怀疑江燕锋是骗子,是人贩子,是来敲诈勒索的。一名外甥恶狠狠地说:“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人?你就是来骗钱的。”

  江燕锋很委屈,但并不放弃。当晚离开后,他一边将资料上传到宝贝回家网,一边做谢伙等人的思想工作。很快,宝贝回家网核实确认了谢伙和李光母子二人的关系,并联系到福利院,准备将李光接回家。

  “当年10月的一个周六,我约好谢伙等人早上7点半到广州天河客运站,一起到东莞接李光。但时间到了,人还没来。”于是,江燕锋和其他志愿者,驱车再次来到谢伙家中劝说。终于,谢伙被众人的诚意打动,在5名志愿者的陪同下,和一名外甥前往东莞认亲。

  母子相认的那一刻,令在场众人动容。只见高大的儿子进入会客室后,一眼就看到了矮小的母亲。两人对望片刻,不敢相信地互相打量。当听到儿子颤抖着说出自己的名字时,谢伙激动地上前一把抱住他,两人抱头痛哭。多年压抑的悲伤、绝望、无助,混在重逢的喜悦、幸福、兴奋里,化作泪水奔泻而出。

  据李光回忆,原来在他四五岁时,村里调皮的大孩子带他到车站,说是去广州。谁知,大孩子自己回家了,他却被人拐到广州。期间,人贩子惊动了警方,慌乱中将他丢弃。后来,李光被送去福利院,一直到14岁。

  这次寻亲,从信息发布到母子相认,前后才约20天时间。“看到他们相认,心里很满足开心,感受无与伦比,无法形容。”江燕锋说,永远忘不了那一幕。而最让他感动的,就是谢伙那位态度最抵触的外外甥所说的一句话:原来,这世界上真的有好心人!

  自幼流落街头 事实孤儿有了身份证

  帮孤儿何天生入户口,助重伤的他筹集善款,这是宝贝回家网肇庆志愿者所做的另一件别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何天生自幼流落肇庆,吃百家饭长大。多年来,他上不了户口,如“隐形人”一般生存在城市边缘。2016年4月,何天生打工的老板的朋友,在一个电视寻亲节目上见到一名患绝症的女子在找儿子,提供的相片与何天生很相似,于是便在宝贝回家寻子网求助。但经调查,何天生和这名女子没任何血缘关系。因这次寻亲,志愿者梁丽梅、孔令枝等人与何天生结缘,并为他办理身份证的事情奔跑。

  在一年多时间里,梁丽梅不断咨询律师,到民政、公安等部门查询和上交资料。但何天生情况特殊,距离他到肇庆已过去20多年,当年接到报警的派出所人员有的退休、有的换岗,已难以找到,导致一些能证明其来历清白的资料已缺失,梁丽梅能找到可证明何天生生活轨迹的材料很有限。上户口之路困难重重。

  但志愿者们毫不气馁。在宝贝回家网、志愿者和当地警方的帮助下,事情终于迎来转机。2017年10月的一天,正在外旅行的梁丽梅接到了端州公安分局人员的电话。“对方问我是不是在帮何天生办理身份证。我一听,感到有戏了,兴奋得像中了彩票,连续说了好几个‘是’。”挂掉电话后,梁丽梅急忙回旅店手写了一份报告,详细记录何天生的困境、跟踪情况,发给了宝贝回家网,让其转交公安部门。2018年1月,何天生的身份证办了下来,他的人生随之开启了一扇新大门。

  期间,梁丽梅还寻找何天生的担保人,劝说其在办理身份证的担保书上签字,自己也成为了3个担保人之一。

  今年10月底,刚结束“隐形人”身份的何天生又遭遇厄运。他在广州工作时遭遇意外,头颅骨粉碎性骨折,经济困难急需社会救助。江燕锋知道后,赶到了广州的医院探望他,和医院沟通减免医疗费。志愿者曾颖则发起了轻松筹,希望热心人士能捐款帮助何天生。“善款将用于何天生日后的康复护理。虽然离目标金额仍有差距,但起码提供了一份经济保障。”曾颖说道。

  老伯走失一年 志愿者助其找到亲人

  除了帮助被拐孩子,宝贝回家志愿者也帮受害家庭寻找其他亲人。

  不久前,四会的一名志愿者在龙甫镇的一座大桥附近,见到了一名60多岁的流浪汉。这名流浪者身上有证明身份的信息,显示其是韶关人。江燕锋于是将信息发到韶关志愿者群里,想不到,十多分钟后,当地志愿者就找到了他的家人。原来,老伯走失了一年多,家人一直在苦苦寻找。第二天,老伯的家人就来到四会,将他接走了。

  像上述的成功事例,在宝贝回家寻子网志愿者的助人经历里,只是占少数。更多的时候,他们所做的努力和付出,还看不到结果和希望。但如江燕锋所说:“结果是人力难控制的,尽己所能,对得住自己良心,就够了。”

  受访的志愿者希望,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被拐儿童群体,关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,并注册成为志愿者,帮助受害家庭。“宝贝回家网提供的寻亲服务,全都是免费的。如果有人打着网站幌子收钱,那就是骗子,需提高警惕防止上当。”梁丽梅说道。

  而江燕锋则建议,被拐孩子和受害家庭不要放弃希望,将相关信息发布到宝贝回家寻子网站登记或联系当地志愿者,尽快到公安部门免费取血,把DNA信息录入全国打拐库。他呼吁,在日常生活中,大家少一分冷漠,多一分善心,留意身边有没有疑似被拐的孩子,帮忙转发信息和报警。“天下无拐,就是我们志愿者最大的心愿。”(西江日报记者 潘粤华)

  (为保护个人隐私,文中李光、谢伙皆为化名。)

  ■相关链接:宝贝回家寻子网在2007年创建,是与公安部打拐办合作的全国性免费寻子网站。该网站创办人张宝艳为全国人大代表。至2018年5月,宝贝回家志愿者已有28万人,遍布全国各地,累计寻亲成功2330例。2015年,张宝艳、秦艳友夫妇被评为“感动中国”年度人物。

   责任编辑:邝小云
0